科幻

武逆焚天第一百八十九章有仇必报搭配

武逆焚天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仇必报

那名炼骨期七级的青年,并未看清左风偷偷将囚锁收入纳晶之中,但他却发现左风在做了那些奇怪的动作之后,气息一下就变得明显起來,

刚刚左风在躲闪之时身上并未出现太多灵气流转,他也只能大概猜测左风大约是炼骨初期的小武者,而现在左风的气息却突然完全暴露,他也看并希望能够获得大家的反馈清了对方只有炼骨期一级的实力而已,

这让他惊喜之余也更加感到诧异,对方身上绝对不只一件宝物,拥有遮掩自身气息能力的宝物本就极为少见,而且这少年能够以炼骨期一级的实力,就杀掉让他们五人都头痛不已的乾蓝巨蟒,身上定然还有着攻击力极强的宝物,

青年心中也在为自己的好运气而庆幸,他已经将左风当成某个大宗门内的亲传弟子,如此才能解释通为何左风身上有如此多的宝物,而观其十四五岁的年纪,就能够拥有炼骨期一级的实力,也的确能够得上自己猜测的那种身份,

“千万不能让那家伙跑了,必须全力给我把他留下,他身上可能拥有器物,”青年此话一出口,那几名围追过去的青年男女立刻双目放出炽热的神色,好像饿了很久的乞丐看到一盘滑腻的烤鸡摆在面前,

左风刚将囚锁收好,就听到了身后那青年的吼声,不禁眉头微微皱了起來,虽然他身上并沒有那青年口中的起舞,但自己的纳晶可绝对要比什么狗屁器物要贵重的多,嘴里小声咒骂了一句,突然心中传來警兆,左风不及多想飞快的向一旁闪避开來,

就在左风刚刚跃离开后,数道“嗤嗤”细微的声音就在左风的身边响起,即使以左风这样敏锐的视觉,也是在这些东西扎入前方的树干上后才看清,竟然是细如发丝般的银色小针,这种以针作为武器的攻击方式,左风尚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暗惊之下也特别提高了警惕,

若不是他现在的敏锐堪比蛮兽,恐怕刚刚那一下就已经着了对方的道,脚下狠狠一踏左风就向着一旁冲去,

那些如发细针都是从两名女子手中射出,此刻左风轻易的全部躲避掉,不只这两名女子,就是另外三名青年也是心中一惊,他们之间配合默契,就是这次來灵兽山脉历练,也有数次都是靠这些细针才能化险为夷,

这些细针不要说从未见过的人,就是曾经吃过其苦头的人,也很难在正面对战中躲避开,更何况左风这样连头都沒有回过的人,

那被称作老大的青年人,双目微微眯起,嘴角却勾起了一丝笑意,左风越是表现的这般厉害,他的心中就愈加高兴,毕竟若是杀掉眼前的少年,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就都会成为自己的,当然他也会分给自己同伴一些,但绝对都是他挑剩下的破烂货色,

“两侧包抄,不要让他从两边跑掉,”

两名青年低声应答了一下,接着就在各自的方向笔直向前冲去事发当晚,他们两人原本就在左风的两侧,现在不顾围堵只是一味前冲,却阻住了左风向其他方向逃窜的可能,两名青年从地面向前快速推进,两名女子在树上也随后向前跟进,反而那名修为最高的青年却不急不缓的悠闲跟來,

左风不敢继续调转方向,只能无奈的继续回到自己原本逃跑的方向,但心中却有些焦急起來,因为他之前曾经來过这边,前面不远处就是悬崖,可对方布置的如此严密根本就不给自己从其他方向逃跑的可能,

左风刚刚也想过让小兽“逆风”释放一部分兽能,让自己能够快速施展一次分身瞬杀术,他只要解决掉那三名青年,剩下两名炼骨期三级的女子,对左风也就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了,可是刚刚三人的站位极为分散,他最多能够瞬间杀死两人,

因为那名炼骨期七级的青年就一人独自站在自己前方,而若是想将他击杀,也就只能瞬杀他一人而已,而且当时左风考虑的是,这些人恐怕还有同门派者在林中,一旦和对方闹翻恐怕自己势单力孤敌不过人家,

现在虽然被人追的如同丧家之犬,但左风也隐约可以肯定,这附近就只有他们这五个人,他们之前分从三个方向围过來,左风判断是被巨蟒临死前的吼叫吸引來的,若是他们还有同伴此刻应该早已现身,直到此刻也沒有见到其他人出來拦截,左风也明白这里只有他们五人而已,

左风也想展开全部速度奔行,可左右两边的人已经从开始与自己起头并进,到现在的超出了两三丈,若是左风加速从一边绕开,恐怕也很难摆脱掉后面的纠缠,而且左风还要时刻留意身后上方不断飞來的细针,

虽然在左风特别留意之下,对方那两名女子只要有所行动,他都会第一时间发觉并且躲避开,但这样也同时让他分心无法展开全速,忽然前方的树林变得稀疏起來,而且隐约能够透过树木看到一片亮光,

心中叹了一口气,却还是硬着头皮缓缓冲着胸口小声道:“‘逆风’拜托你一次,我这次必须要动用逆风行,”

小兽缓缓探出头來,左右和后方稍微瞥了一眼,然后它懒洋洋的声音就出现在了左风脑海之中,“不是说你这五天之内都不会來求我的么,这可不像你这有骨气的人该说的话,”

左风的脑门出现了明显的三道黑线,但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次是我违背了约定,等我度过这次难关,我给你一粒火灵木的木屑,”

小兽听到火灵木眼中不禁亮了一下,随后才懒洋洋的说道:“好吧,好吧,看你这么可怜,就帮帮你,但你记着,以后跟小爷我说话时客气一些,我心眼很小很记仇的,”

左风压根都咬的有些发酸,但还是忍住沒有发怒,就在数日之前他与小兽大吵一架,最后左风气鼓鼓的说“五天之内绝不求小兽‘逆风’帮忙”,可那次的事情过去还沒到三天,就遇上了这五个什么逍遥的人,

其实小兽与左风的吵架,也是小兽不希望左风太过依赖自己,也可以说是不希望左风不要太过于依赖逆风行这武技,左风其实心中也明白,但两个全都是大男子主义,即使心中是为了对方好,却非要说的硝烟弥漫战火连天的样子,

而左风现在也已经适应了小兽这种说话方式,他两人现在几乎每次开口,说不上两句就开始了互掐,左风本來并不是话多之人,可就是在面对下兽的时候,就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不紧话比以前多了,而且尖酸刻薄的言语也分外犀利,

一人一兽,一个小声嘀咕另一个干脆嘴微微开阖不出声,后面的人根本就沒有发现左风这怪异举动,眼看前方悬崖在望,那不紧不慢走在最后的青年,脸上喜悦之情也变得更加浓郁起來,同时大声的说道:“两边,四方位,”

这青年的话语左风完全听不明白,但很快那两男两女的站位,就立刻让左风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只见两名男子两名女子分别围绕左风五六丈外,在追赶过程中那两名青年已经各自抽出武器,

两名青年手中各持一柄长剑,两名女子虽然赤手空拳,但他们的手半张半握显然在掌心中扣着那些细针,

被称为老大的青年,此时竟然迈着八字步一走三晃的慢慢行來,左风看到他那副样子就有种几欲呕吐的感觉,

“我说你这小子还真能跑,我们抓个蛮兽都沒这般费劲,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让你选择,其一是你乖乖站在那里……,”

青年一副吃定了左风的模样,心中的喜悦完全写在脸上,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的不断抖动,可他的话并未说完,左风却“呵呵”一阵冷笑,将他的话打断了去,然后报以同样的冷笑说道,

“凭你也佩给我两条路让我选择?你的废话就不要说下去了,听起來比村子里发情的母马叫唤都要难听,还是收起你那一套让人作呕的说辞吧,”

那青年说话声音有些尖利,但左风说的也的确夸张了一些,这也是因为左风这段时间经常与“逆风”斗口的缘故,此时说起这种话來特别的狠辣,不带一个脏字却几乎让青年气的晕厥过去,

他的四名同伴都在强忍着笑意,四人脸都憋的通红,青年见此更是异常恼火,

“小兔崽子,原本还想给你个痛快,这是你给脸不要脸可就怪不得我了,”

恼羞成怒的青年不再指使其他人,而是自己快速的向左风冲了过去,可就在他刚刚冲出两步之时,就突然顿住了脚步口中大声喊道:“抓住他,别……,”

因为正在冲向左风的青年,发现眼前这少年竟然身体缓缓向后仰倒,所以他才下意识的大喊出声,可左风此时就站在悬崖边,两脚轻轻一蹬,身体就腾空跃了出去,

身在半空的左风嘴角微微划过一抹冷笑,这笑容阴冷而诡异,对面五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左风的笑容,也不自禁的感到背后的汗毛突然扎起,身体头皮都有些微微发麻,

高血压患者心动过速怎么办
梅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儿童发热专用药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