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流浪的英雄第781节是时候犯下毁坏尸体的

流浪的英雄 第781节 是时候犯下毁坏尸体的罪了

“嘶啊啊啊啊啊,,,”

灵伦德第不单单是嘶嚎,他还伸出双手朝我们飞了过來,

唔啊啊,啊,灵用魔法武器就可以伤害到,,绝对不能被这家伙的丑陋吓到...他的嘴张的几乎比他的脖子还长了,但是绝对不能慌,灵也是可以被再次杀死的,

我抽出了正义左轮,然后开了一枪,砰,

子弹穿过了灵的前额,留下了一个如同烟雾被搅乱的大洞,而伦德第也发出了痛苦的尖叫,但是接着,随着那大洞慢慢变小,他就像沒事一样的再次冲了过來,

什么,,,,

我从左轮的重量上感觉出左轮的子弹是满的,这就意味着我的确伤害到了他,可是很明显一发子弹不够,我也怀疑三发甚至十发子弹能不能造成什么区别,

站在魔垫上的海风抽出了劫掠弯刀转了两圈:“噢...我可不喜欢这家伙的表情,”

我不停地开着枪,然而这只是让他时不时的停下痛苦尖叫,减缓了速度而已,

“沒用......你的每次攻击只是消耗他的一点点灵魂力量而已,而作为一个新生的复仇怨魂,他可不缺灵魂力量,”

海风眯了眯眼,十分严肃的说:“啊,那么也就是说

流浪的英雄第781节是时候犯下毁坏尸体的

,已经死了好多年的老爹的灵魂力量已经沒那么强了,我多尝试几次也许......”

“也许什么你个不孝子,,”

我把左轮换了个手,一边甩着右手一边说:“喂,我的手都被震麻了,如果你们帮帮忙而不是互相耍宝我可是会很感激的,”

“你的手被震烂了也沒用,,字面意义上的,你们两个...去,”巨风用两根手指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接着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三角帽:“把他的尸体烧掉...不,挫骨扬灰,连完整的骨头都不能剩下,最后,把残骸都扔进大海,”

我猜这就是如何杀死这样一只复仇怨魂了吧,其实挺合理的,复仇怨魂和巫妖都是把尸体和灵魂分开,只不过一个专注于尸体一个专注于灵魂,杀死巫妖要毁灭命匣,,也就是它的灵魂所在,消灭复仇怨魂当然要毁掉尸体咯,但是,巨风打算做什么,

“哇,老爹,你不会是准备,,”

“我要是不拦着他,你们还沒砸烂他的脑袋他就该把你们俩撕成碎片了,”

我倒不会这么肯定这一点啦,但是巨风这样的献身精神的确非常,,

“只不过,如果我撑不住了实在不行要休息的话,他也会向你们冲过去,所以你们时刻警惕着点哦,”

当我沒说,

“啊啊...我猜是时候让咱们犯下毁坏尸体的重罪了,”

“我不在意,”海风耸耸肩:“海盗罪已经是绞死的罪了,”

--------------------------------------------------

飞空船从海中升起,带起了大宝箱号上水手们的一片惊呼,,他们正在按海风和巨风的命令原地待机,

“嚯哈哈哈,哎哟,俺可真怀念飞起來的感觉啊,”

都进入了驾驶室的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用再在海上航行好几天才能到达南部大陆了,也意味着他们不用再忍受船的不停晃动了,,老范还好,他是属于那种坐自己开的车的话就不会晕车的类型,阿加雷斯可是不管坐什么船都会晕的,

“先在四周飞一圈吧,”米娅享受着从水晶窗漏洞上吹來的风说:“呀啊...谁去看看杨寒哥哥找到宝藏沒,”

正好在窗户边的奈跳上小圆窗户,然后看到了我和海风,,正在用大剑和劫掠外加拳打脚踢的亵渎尸体,而巨风和伦德第周旋着,简直惊险十分,于是他说:“喵,本影魔觉得他们玩得很开心,喵,”

“那咱先飞一圈,老板应该不会介意的吧,”老范搓了搓手,然后把引擎的动能开到了最大:“嚯啊啊,老板带回來的这块魔法晶石可真够劲,”

“冲啊,”

--------------------------------------------------

巨风和伦德第在空中盘旋着,不时的变换形体,就如同两个撞击在一起的龙卷风一般,噢,我还觉得伦德第之前的出场是大的呢,现在,两个强大的鬼魂战斗的时候,才叫大,

在他们的四周空气都被纯粹的阴森扭曲了,那一片天空彻底黑暗,我甚至在他们四周看到了骷髅头一般的幻觉,

“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把伦德第那烧焦了的尸体,,我们刚刚干的,用我的酒和枪的火花,,用脚踩碎的海风一边说:“哇,原來老爹平常打我都手下留情了,那一下肯定很疼,”

我则根本沒有闲心去说话了......你知道烧焦的尸体是什么气味吗,你大概可以想象,

咔吧咔吧咔吧,我们一脚接一脚的试图把伦德第的尸体彻底踩碎,而遇到头骨之类的大骨头的时候,就直接用武器去砸,终于,我们觉得这尸体已经被我们弄得不能再碎的时候,我听到了伦德第最愤怒的尖叫,那几乎都听不见的高频尖叫充满了负面情绪,而且是正对着我们的,

看來是时候让这些骨灰沉入大海了,

我从空间袋里拿出了我的备用毯子,,呜我可怜的毯子,,铺到了地上:“快快快,”

海风手脚并用的把灰烬和残渣扔进毯子里,接着我们一人拽着毯子的两角向海滩跑去,

“儿子,他向你们跑过去啦,”巨风的大喊声,看來他终于忍不住开小差了,

跑啊跑跑跑,,,

身后突然有一股寒冷慢慢接近,我想起了当初在卡佛镇的时候,那穿过我身体但是并沒有让我沉睡的灵(还记得吗,),我可不确定这一次我还会不会幸免于难了,

“扔,”注意到我们根本沒灵快的海风如此大喊道,而海滩离我们还有十几米呢,

只能孤独一掷了.......

“喝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