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甜菜鸟的四只猫第二十二章洞内洞天

甜菜鸟的四只猫 第二十二章 洞内洞天

我和张陆风几乎是滚进洞里的,此时只见甜小喵站在一尊石像面前,呆住了。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来看着我。现在的她很是搞笑,满面尘土,似乎是从煤矿里刚出来的工人。

“发生什么了?”我略带关切的询问甜小喵。

她没有用语言回答我,只是指了指地面。我定睛一看,一尊蜷缩的石像,睁着眼睛惊恐的凝视着远方,似乎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怪物。

“是石凝猪。”张陆风开口了。

“啥?”我疑惑不解,眼前这石化的男子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光头,嘴唇略厚,虽说是石像,却似一个活人般细致。

“不是一种猪,而是镇墓兽。古时工匠修筑时,由于不甚将受伤将血液渗入了石料。石料经雕琢成型后,随着年岁累积就会成为有灵气的镇墓兽。如果是工人心存不满,刻意留下血液并默念鲁班咒,这镇墓兽就会变成石凝猪,不是真的猪,只不过此生物外形像猪才这么叫,被它触碰的生物都会石化,此物热衷于钻入间隙,棺木内的尸体极易遭遇使得墓主尸首石化。”

“你说这个男子被碰到了?那带我们的那个少年也被抓挠了,为什么没有石化?”

“不知道,兴许另有隐情,等会上去问他。”刚才我们下洞的时候,那个少年也许因为害怕,并没有跟我们一同下来。

由于洞内除了这石化的人,只有一条黑黢黢的甬道,并无他悟,加之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决定将石像带出洞,不再深究。我和张陆风吭哧吭哧总算将石像弄到了洞口,那个青年男子抱着石像匆匆的走了,连谢谢都没有说,这让我和张陆风很是郁闷,白出力了,报酬没有就算了,谢谢都都没有,内心一阵郁闷。

也罢,我们慢慢的挪回了道观,谁叫咱们侠义心肠呢。

”什么?你们发现了凝石猪?还有受害人!等我,我过去!“那头的周扒皮听到了我这话,下激动异常,我本来是想问他有关《浣仙异闻》中文字理解的问题,因为张陆风说他也看不太懂,我就只好拜托这个专业人士。

“嗯,是的呢……”我还没有说完,那头机挂掉了。

果不然,这货坐了最近的一班飞机,晚上就赶到了我们的身边。而且还背了一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那些东西都装在了之前的玲珑锦囊中,他带起来毫不费劲。

“那个墓在哪?我们去!”周扒皮见我们第一句就是这话。

我和张陆风自然莫名其妙好好的去墓里干嘛?

“想不想让你家小喵变强?她现在只是一个弱灵体什么都不能做,如果可以找到那个,她可以变强噢。”周扒皮开始诱惑我。

“什么东西?碧悠果,凝石猪出没的附近一般都会有,是地下灵气汇集而形成的天然之物,能够提升灵力。”周扒皮一脸吃定我的表情,的确听到这个后,我蛮想去那个墓了。张陆风在听到我想去后,也自然的跟上。

他的原话是:“你们俩啥都不懂,墓底阴气重,灵异污秽遍布,还是需要我保护你们。”

我和周扒皮立刻连连点头,表示对他的大恩大德感激零。

大家都是行动派,周扒皮大概讲了讲下去的规矩,我就快速的下洞了。

上次我和张陆风停在了那个甬道口,没有深入。举着火把的我们顺着甬道口开始进入。为什么点火把,周扒皮说可测量氧气是否充足,当然防毒面具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旦身上挂空气检测警报响起就可以戴上。我吐槽,没想到你们盗墓的现在这么高科技啊?

“不是盗墓,是考古!请尊重我的专业!”周扒皮一脸正经,我特别喜欢看他捍卫自己专业那个股认真劲,特别搞笑。

“还有我家也不盗墓,我们是卖古玩的,ok!”周扒皮又补了一句。

“好好,你说的对。”我不逗他了。

这条甬道大概有20米长,两侧都有浮雕,描绘了丰收、战争、祭祀等场景,很典型的在描绘墓主人死后的生活。之前那两个盗墓贼技术似乎很高,那个洞直通的就是这个主墓室。我们一行自然是怀着激动的心情,想在主墓室的棺材里面发现些什么。墓主人估计早就石化了把,希望金银什么的都在。甬道的尽头是一扇师门。门上描绘了一副奇怪的场景,一群人手举火把,围跪在一个男人周围,这个男人身着长袍,完全看不见面目。看痕迹却像是新刻上去的,痕迹很新鲜,没有一丝泥土。

“谁啊?在这里刻这种东西?”我抚摸着,表达对这种毁坏文物分子的极度不满。

“是之前那两个人吧?”张陆风接茬。

“好像有阴谋,我之前在书上看过,像一个邪教的仪式

甜菜鸟的四只猫第二十二章洞内洞天

,邪教徒入会。”周扒皮盯着那扇门,有些出神。

这石门两旁,正是镇墓兽,左边的是一个人面鹿身的石雕。而右手边的石雕只剩下底座,上面空无一物。看来那只凝石猪就是出自这里了。石门上有两个青铜搭扣已经铜锈斑斑,无论我们三个如何推拉都纹丝不动。

“莫非有机关?”我们三个异口同声,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此时张陆风指着一个凹槽说:“点这里。”

我和周扒皮表示很困惑,石槽怎么点燃,这个孩子是不是傻了?

“敲这里是回响,是空心。闻起来有煤油味,点燃兴许能开门。”张陆风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手指,那手刚才拂过了凹槽。当火把与石槽接触的那一刹那,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那石门缓缓的向两侧展开,我去还是拉伸门。

我们迫不及待的向门内望去,我的天!这是一个巨大的水屋。

为什么这么说?墓室的四周是由上而流落的室内瀑布,墓室的正中是一个喷泉,这喷泉上方居然是棺材,金灿灿的棺材,难道是金棺?我和周扒皮正欲靠捡,张陆风大喝一声:“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