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冥界夜灵第三百一十三章神机

冥界夜灵 第三百一十三章 神机

马国华一行人在晚上九点多回到宾馆,他们刚一现身,留在宾馆里的叶桐和方世杰就注意到林洛并没有出现在人群当中,李不凡只是看一眼叶桐脸上的担忧便知道后者心里的想法,他在心里轻叹一声,说道:“林洛已经来了,就是他。”说话的同时,他还朝着面前人群扬了扬下巴。

“原来如此……”叶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终于明白林洛的全部计划。

晚上零点,马国华是老人,虽然身子骨依然硬朗,但还是无法长时间的熬夜,现在他的房间里已是一片安静的黑暗,听不到任何一点声响,月光透过客厅的落地窗洒了进来,给漆黑的房间带来一点可贵的光亮,在房间卧室的床上,依稀可以看到其上正躺着一个人,从他平稳且深沉的呼吸中不难看出,此刻他已经完全睡着了。

就在这时,屋内落地窗前的地板上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随后地板上的地毯出现了一个凸起,接着一个人从地毯下直接钻了出来,他先是活动了一下身子,从腰间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着房间卧室的方向走去,脚步飞快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行至关闭着房门的卧室前,他扭动门把手,发现房门已经被人从里面上了锁,他嘴角挑起,没见他做了什么,就听面前的房门传来“咔”的一声轻响,门锁已经被他破坏,他将房门推开,几步走到床前,他低头确认了一下床上之人的样貌,随即举起手中的匕首,朝着自己面前之人的心脏处狠狠刺了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觉得一阵冷风从自己的后脖吹过,面色剧变,猛地一转身,手中匕首在黑暗当中划出一道亮光,朝自己身后扫过,然而他的身后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人或物,见状他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冥界夜灵第三百一十三章神机

,暗道一声自己太过于紧张了,但当他再一次转过身来时,脸上的表情却全是难以置信。

他看到原本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消失不见,床铺上只剩下一床散乱的被褥!

中计了!这个念头瞬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没有多做考虑,脚下一点作势就要离去,这时在他身边传来一声冰冷的说话声:“这个时候才想到要走,未免有些太晚了吧?”与此同时,一道劲风朝他身侧刮来。

听闻恶风不善,他想都没想,身子如一个大号陀螺一般闪到另外一侧,将敌人拦腰斩来的一刀躲开,然后他看着面前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的人,尤其是他已经化为一把无柄利刃的右臂,失声喊道:“你究竟是谁?”

他说话时用的是英文,林洛牵动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说道:“看来我没猜错,你果然就是天使中的人。”他脸上依然是马国华的模样,但声音全完全是一个二十多岁青年的声音,两者结合在一个人身上,让得他面前的男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林洛伸出完好的左手,在自己脸颊右边找到一点凸起,随后用力一撕,一张做工精致的人皮面具便被他直接撕了下来,随后无色冥气出现在他的脸上,将其上用来易容的东西尽数祛除,只是短暂的功夫,一个青年取代了年逾耄耋的老人,站立在男人面前。

让时间回到几个小时之前,重新回到宾馆中的那个人虽然在外貌上和马国华一模一样,但实际上他却是由林洛乔装打扮的,即便林洛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他也绝对不可能再将马国华留在那个充满危险的房间里,但是为马国华临时换房间又是一件不现实的事,因为这样势必会让天使知道己方在房间内做的手脚已经暴露了,那么原本拥有的优势便会在瞬间荡然无存。

当林洛一行人从西湖公园里出来上车准备回宾馆之时,马国华乘坐的车内已经多了一个人,她是炎黄当中的另外一名成员,名为千变,光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她绝对是变装易容的好手,在得到林洛的求助之后,隼立马将千变派了出去。

自己车上多了一个人,而且周围留守的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马国华当然会觉得惊讶,不过在林洛和千变打过招呼之后,他又很快释然,随后千变按照林洛的要求,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他给变成了马国华,车子在到达国宾宾馆门外的时候,变成马国华的林洛下车,然而真的马国华和千变却依然留在车上,待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之后,他们方才从车上下来,去往炎黄给马国华安排的另一处比较安全的住处。

林洛嘴角含笑:“告诉我的你名字,不然等会儿你便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

男人冷笑:“我有没有这个机会,倒不是……”他话还没说完,身子猛地一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在他身后的黑暗中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她手中的月刃,此刻正深深插在他的后腰之中。

男人发出一声犹如野兽受伤般的嚎叫,他将手中的匕首扔掉,手腕一翻,一把造型华丽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长剑上燃起一道火焰,火光照亮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连带着将他身后的叶桐也照了出来,他怒吼一声,丝毫不顾自己后腰流血不止的伤口,转身一剑朝着叶桐的脖颈斩来。

不过林洛显然不可能让他的想法得逞,他脚下一点,如鬼魅般来到叶桐身前,手中利刃只随意一挡,就将男人含恨的一击给挡了下来,随后他手腕一震,一阵巨大的力道传来,将男人逼退,利刃直刺,落点赫然就是男人的心脏。

男人原本就有退意,再加上身后受了不小的伤,此时当然不可能和林洛硬碰硬,但林洛正是知道这一点,和男人之间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手上利刃横飞,刀刀不离男人要害,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

自从男人出现在这个房间,他就没有要让后者离开的打算。(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