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末世到修仙第四百六十一章断剑

末世到修仙 第四百六十一章断剑

握着断掉的半截手臂,正在垂着头接续,风二猛的感觉到了一股杀意临身,浓浓的危机感在他的心头蔓延,抬头,一道雪亮的剑光便是在他的瞳孔之中越放越大。

雪亮的剑光于无声无息之际瞬息而至,锋锐的剑气四溢,锁死了风二辗转腾挪的空间,退,已经被逼到了龙神之息形成的屏障边上,退无可退。挡,风二的右手握着的却不是宝剑,而只是半截的断臂,神识更是被周身萦绕的锋锐剑意逼迫的半丝也不敢离体,已是无物可挡,身死道陨只在眼前!

“锵!”情势危急的电光火石之间,斜插入地面的长剑一声清鸣

末世到修仙第四百六十一章断剑

,直飞而起,迎向了叶楚横扫过来的长剑。

“铛!”火星迸溅,金铁交鸣声爆响,叶楚的这一剑不但蕴含着浓郁的剑气,动用了剑意,更是借着自风三那里的反弹之力,用上了肉身的全部力量,丝毫没有留手,势大力沉。而风二的长剑虽然神异,但没有风二元气的加持,又是仓促应对之下,被叶楚的这一剑劈上,细细密密的裂纹便是出现在了风二的长剑之上。

“不!”风二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声,看着布满裂痕的长剑,眼中透出了惊恐绝望的光,身体猛的软了下来,抱着手臂跪倒在地。

这又是什么神转折?!叶楚微微一怔,她能够感受到风二身上那种浓浓的恐慌,没有丝毫虚假的成分,手下顿了顿,将目光转向了那引发风二恐惧的源头,破碎的长剑。

眼前一抹红光幽幽自长剑的裂痕中透了出来,叶楚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这剑里头有东西?!随着红光越来越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泛开,暴虐的戾气狂卷而出,如同实质般的风暴,首当其冲的叶楚。被卷动的身形踉跄,向后退去。

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长剑,那半红半白的剑身如同正在被剥壳的鸡蛋般,一片接一片的不规则碎块自其上掉落。渐渐的,红光大盛。

“它要出来了,它就要出来了,我们都会死的。”瑟瑟如同受了惊的鹌鹑般身体不停颤抖着,风二缓缓抬起头。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狞笑,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叶楚,语气阴森低沉,仿似来自地狱的厉鬼般,魔怔般的呓语着,“你,我,他,他们谁都逃不掉,我们全部都要死的。”

“楚安然!越人歌!”虽然明知道风二的话里头有话。但叶楚没有时间去仔细想了,她的神识探查到那四具尸体上的波动,随着这红光的弥散而变得越来越强,心头一紧,貌似事情的发展有些要脱离她的掌握,十几条人命,她也不敢托大,便是开口迅速的召唤了一声。

越人歌没有任何的迟疑,手微扬,手中的数十道符箓如同子弹般。尽数的飞射而出,落到了那四具尸体之上,之后,元气一吐。汹汹的大火便是燃起。

楚安然摸出数块阵盘,一一打出,正是真龙古地之行后,宗门赏给他的能抗元婴真君全力攻击半个时辰,集幻阵、困阵、防御阵为一体的保命阵盘,颠倒五行阵。将那燃起了大火的四具尸体围困在了阵法当中。

“铛!铛!”随着剑身碎片的不断掉落,红光越来越强,巴掌大的一块断剑显露了出来,通体猩红几乎能滴出血般,其上弥漫的气息,充满了暴虐嗜血不祥。

空气中血腥的味道越来越浓,到了刺鼻的程度,即便是如此,那鲜明的腐臭味儿也未被压了下去,两种味道混杂,叫人如同置身于经年累月的战场之上。

胸中溢满了杀意,体内的元气沸腾,众人的眼睛微微的泛起了红。

“凝心静气!”陡然大喝了一声,曾经被摆过一道的叶楚,一觉察到自己的心中腾起了一股莫名的杀意,便是知道这断剑同那血色玉瞳片一样,俱是有蛊惑人心的功能。

虽然这一喝,惊醒了沉浸于杀意的众人,但是,他们的眼眸也仅仅是清明了一瞬间,便是又不可抑制的又泛上了血色的红。

“这样不行!小楚,”楚安然同心中翻滚的莫名杀意争斗着,龙脉之气的护佑下,他还能够保持一丝的清明,苦笑着开口,语不成句,断断续续的道,“这,惑心的力,量太强了,我们迟早,会被这杀,意吞,噬掉!”

“进阵!”越人歌的眼睛虽然也泛起了淡淡的红,面容更添了几分妖媚,但情况看起来要比有龙脉之气护身的楚安然还要好一些,神智清明的很,翻手摸出了一根带着一片翠绿树叶的枯枝,“这个再加上颠倒五行阵应该可以护住我们的神智不受侵蚀一两个时辰,叶楚,你能不能……”在这个时间里头,解决这个东西?

“什么?不行!”楚安然的面容扭曲着,猛的一咬舌尖,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昏沉的神智一清,他含糊不清的道,“我不能留下小楚一个人,对付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你根本抵抗不了这杀意的侵蚀,”越人歌面色沉凝,淡漠的指出了事实,“你留在这里只能是被这杀意吞噬,给叶楚添乱!”

“我可以的!”叶楚紧了紧手中的长剑,望着楚安然的目中的光芒坚毅,嘴角勾起了一抹柔和的笑意,“相信我!”

“好!”楚安然闷闷的应了一声,猛的攥紧了拳头,指甲扣住了手掌,鲜血汩汩而下。虽然目呲欲裂,脸色难看,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锵!”叶楚的手腕一抖,长剑一声清鸣,斩断虚妄的剑意弥散了开来,众人的神识短暂的恢复了清明,在楚安然和越人歌的带领下,进入了颠倒五行阵中。

临入阵之时,楚安然深深的看了眼叶楚,顺手拖死狗般的拖走了瘫软在地上的风二,而化作了皮包骨的风三,自这血红色的断剑出现之后,便是安静的立在了那里,虽然在风二被拖走的瞬间目光微微的有些变化,但最终,没有任何的动作。

叶楚的手腕一翻,塞了一大把丹药入口,压在了舌下,右手微扬,剑起!(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